微信 手机版
首页 > 人才 >
三年扩招300万人每年培养1000万人才 职业教育如何“追风” 2020-12-09 14:33:46  来源:北京商报

高职扩招的脚步正在加快。12月8日,在教育部举办的第三场教育2020收官系列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陈子季介绍了“十三五”期间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相关情况,他表示,我国用三年时间扩招300万人,未来还将推进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学生在特定领域享受同等权利。在扩招预期下,职教赛道将在未来几年迎来快速发展。而在A股市场上,已经有公司通过更名的方式将业务锚定了职业教育。在政策加持、市场导向的双重利好下,身处职教赛道的机构们,在抓住机遇的同时也面临着人才等方面的挑战。

每年培养1000万人才

据陈子季介绍,目前,全国职业院校一共有1.15万所,在校学生有2857万人;中职招生600万,占高中阶段教育的41.7%;高职招生是483万,占普通本专科的52.9%。累计培养高等学历继续教育本专科毕业生5452万人,开展社区教育培训大概有3.2亿人次。

据介绍,“十三五”期间,全国职业学校开设了1200余个专业和10余万个专业点,基本覆盖了国民经济各个领域,每年培养1000万左右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在现代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等领域,一线新增从业人员70%以上来自于职业院校毕业生,职业教育社会认可度显著提升。

在促进教育公平上,中职免学费、助学金覆盖率分别已经超过90%和40%,高职奖学金、助学金分别覆盖近30%和25%以上的学生。用三年时间扩招300万人,主要服务“六稳”“六保”,这个扩招也踢出了中国高等教育普及化的“临门一脚”。

此前,我国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和改革方案,高职扩招已经成为教育改革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9年1月,在国务院印发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中,就指出了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也正式确定了职业教育在我国教育体系中是一个单独种类的教育。同年5月,教育部发布了《高职扩招专项工作实施方案》,推进高职扩招100万的任务。2020年5月,李克强总理又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明两年的职业技能培训要达到3500万人次以上,高职院校要在今明两年扩招200万人。

值得注意的是,陈子季也进一步强调,目前教育部通过分列招生计划、分类考试评价、分别选拔录取等多种方式,让更多的达到条件的人有机会接受高等职业教育。“去年我们的任务完成得比较好,相比于2018年,2019年高职扩招超额完成了116万,同时,今年的高职扩招工作进展也比较顺利。”

从政策到产业

“从纵向对比看,我国的职业教育整体发展的硬件设施,包括我们对职业教育的重视程度、职业教育的规模,跟过去比是有长足进步的,而且基本上职业教育的发展跟社会需求之间也能够形成有效的互动。”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表示。

在社会需求下,职业教育向产业开放,也已成为当下的政策重点。据陈子季介绍,我国鼓励多元主体组建职业教育集团,确定150家示范性职业教育集团培育单位。在向企业开放上,组建了56个行业职业教学指导委员会,遴选了73家职业教育培训评价组织,绝大多数是行业的龙头企业、“小巨人”企业。现代学徒制试点参与企业有2200多家。

近期在资本市场上,也涌现出了一批瞄准这一产业的职业教育公司。

以拟改名为“开元教育”的开元股份为例,公告显示,2020年1-9月,职业教育板块的营收占到了该公司总营收的100%。而此前在上市时,开元股份则是顶着中国煤质分析仪器行业第一家上市企业的名号,从2017年开始进行战略转型后,才开始并购职教领域的相关教育机构,转向职教领域。

不久前刚刚在中小板过会的IT培训机构传智播客所处领域也恰好是职教领域,上市之后,传智播客也将成为A股首家教育类上市公司;另一家民办学历职业教育服务商岭南教育也在11月底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拟赴港IPO。

资本市场上,职教类的教育培训公司数目正在逐步增多。在此之前,登陆资本市场的职教机构则涵盖了中公教育、达内科技、中国东方教育等多家公司。

指明灯智库联合创始人、互联网教育专家郁苗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目前的教育市场来看,虽然K12的行业天花板很高,但现在已经处在激烈的红海竞争阶段。“从去年到今年,大家找新机会的话都会集中在启蒙阶段和成人培训上。”由此,一些在职教领域比较有亮点的企业开始崭露头角。

新职业催生新需求

当前,新的职业需求在不断上涨,对职业教育也提出了新的要求。

从2019年至今,我国陆续公布了三批共38个新职业,其中包括了在线学习服务师、互联网营销师等新兴职业。郁苗指出,国家对这些新职业的官方认可或许将成为近几年职教领域新的增长点。“现在已经有一些公司的高管在辞职创业,就是针对新职业这一政策,做新职业方面的相关培训。”

郁苗表示,“包括原有的职教机构和学校,未来也可以在这些新职业领域进行开拓。目前来看,市场上对于这些职业人才的需求量还是比较大的,比如新媒体运营、直播运营等等各方面的人才”。新的经济发展形式和消费方式催生了新的职业,而在新职业发展阶段,相对而言专业人才缺乏的问题更为突出,抓住这一时间节点入局,或许将成为职教机构的新增长点。

同时,职业教育是国家倡导普及化的重要一环,职教机构与学校应从生源的不同特点入手,因人制宜地设立职业教育课程,在学制、学期、学时上进行灵活设置。而这也将成为职教领域异于其他教培赛道的重要特征。

“职业教育是和产业经济密切相关的,职业教育的专业设置必须与产业需求对接,课程内容必须与职业标准对接,教学过程必须与生产过程对接,只有这样职业教育培养的人才能够适应岗位的需求。”德州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教研员马超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校企合作可以让教师和学生接触到岗位的实际需求,了解企业的真实需要,在真实的岗位上获得真实的职业体验;同时通过密切的校企合作,校企双方形成良性互动,有利于实现良性的发展格局。”

浙江省发展民办教育研究院院长、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研究分会副理事长田光成也表示,职业教育的改革发展,对我们国家而言,一方面是我们社会发展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适应中国未来,包括经济、文化等等各个方面人才成长的需要。“所以说我们现在看今天的职业教育,核心点、立足点在高职方面,职业教育改革方面要打通上下通道,未来的人才不仅要有综合素养,还需要具备高素质和高劳动技能。因为这样才符合国家未来发展需要。”田光成谈道,现代教育体系一方面需要大学培养高素质的高端人才,另一方面也需要更多的职业院校培养高技能的社会主义建设型人才。“这样才是从上到下贯通的,也符合我们国家的人才培养体系。”

热点文章
热点 图片

网站首页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联系邮箱:907 00 [email protected]
 

中国网购网 market.sosol.com.cn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